「被綑綁的自由」你想當環繞冠軍光環賽鴿,還是擁有一大片自由天空的野鴿?

責任編輯: 陳韻伃 / 分類: 鳥寶知識 / 瀏覽數: 0

有時候,界線是種不幸,讓我們不到更大的自由。
有時候,界線是種仁慈,讓我們碰不到殘酷與危險。

鳥擁有所有動物所沒有的能力—飛行,當他們張開翅膀翱翔於天際時,只能讓遊走於陸地上的我們,投射出羨慕的眼光。更因他們獨特的天賦,讓人給予他們自由自在、不受拘束的印象。在這塊土地不僅是我們的家,同時也是禽鳥們的棲息地上,人類該如何看待家與自由?

▲是離家?還是返家?

聯邦競翔鴿舍 / Via  http://blog.xuite.net/ub78117/twblog/140544846-%E8%A9%B9%E6%A3%AE%E8%82%B2%E7%A8%AE%E5%8E%9F%E7%90%86

上天給予禽鳥飛行的特殊本能之外,另一個就是體內的「磁覺」。(鳥類學家認為鳥類如何找到回家的路有兩派說法,一為鳥兒記得出去的路,另一說法根據研究為,地球本身是一塊磁鐵,鳥類具有天生的第六感能夠感測到地球的磁場)

每年換季遷徙的候鳥與鴿子能透在毫無外界的幫助下,憑藉著自己的力量,飛越半個地球或是長途飛行回到自己原本的棲息地,目前科學家仍然提不出有力的根據。

《鳥的感官》中,作者將18世紀以來對於鳥的遷徙行為做一整理,至1980年代,大家幾乎都認同鳥的體內本身具有磁羅盤,因而能夠辨別自己的位置回家。

▲終其一生可能都找不到自己的家 / Via  http://21sjmg.com/news_view.php?id=862

而這項技能,卻轉變為人類用來訓練鴿子完成他們所交付的任務。從以往戰爭時用來傳遞國家機密,到太平盛世的信件往來,甚至到今日的賽鴿博弈。雖然行為不同,但卻都是利用了鴿子對於「家」的想像。

賽鴿的訓練從他生長成熟,受過短暫的飛行訓練後,便帶至南方放飛,鍛鍊記憶力與耐力。若通過測驗,極可能成為一隻可以賺錢的賽鴿。若途中不幸喪生或迷失方向,就永遠失去了賽鴿的榮耀。

但是,鴿子只是憑其本能回到自己認為的家,而不是因為人們的軍事訓練承認自己是一隻賽鴿。身為人類的我們只是濫用了鴿子對於「回家」的信念,而不是真正的將那個地方當作鴿子的巢穴。

鴿子從小被人類訓練,因此對人類有了「印記行為」(剛出生的幼鳥會將第一眼看到的物體當作父母),將訓練者當作他們信任且依賴的人。但是人類卻濫用鳥類對我們的依賴,利用他們回家的信念,作為賺錢的工具,忽視飛行途中他們可能會遭遇到的危險。

不論是以往的傳遞消息,或是現今的賽鴿比賽,都是建立在「以人為主」中心思想。鴿子本該擁有一片自由的天空,無拘無束,不受限於人類。但是我們卻以家和自由,剝奪了他們翱翔於天空的權力。

 

封面圖片出自:信鴿知識一堂課